搜索

版權所有: lol比赛竞猜用什么软件      地址:貴陽市觀山湖區金陽南路6號

投訴郵箱:2604481714@qq.com                   傳真電話:0851-85833526

>
>
難忘開往上塘的列車

難忘開往上塘的列車

分類:
職工園地
作者:
文德一
來源:
江煤貴州集團
發布時間:
2020/05/20
瀏覽量

      如果不是父親遠在豐礦工作,年少時夢想嚐試坐上火車的願望可能遲遲難以實現。那時父親每年也就一兩回能風塵仆仆地回到我們祖居在萍鄉城南郊外的小山村,我弄不清東西南北,隻覺得父親離家很遙遠,是步行難以逾越的旅程。期待坐上火車去父親工作的地方就成了一種向往。

      上個世紀六、七年代,浙贛線是單行線,雖說火車能跑個一日千裏,但在小站下車就隻得坐慢車,一路遇站停靠,傻傻地望著讓行的快車呼嘯而過,那時的火車頭是轟隆轟隆吐著滾滾濃煙的“紅輪盤”,汽笛吼一聲能嚇壞路邊吃草的老牛。父親去豐礦坪湖礦上班多半是到了張家山下火車,再轉乘開往上塘的貨車廂與綠皮車廂混搭的列車,因到豐城下車那時要乘坐過贛江的渡船,遇上火車晚點難以趕上這擁擠的“泰坦尼克”號,幹脆就換乘開往上塘的火車,然後再與煤字號相關連的同行者搭乘由上塘發往坪湖煤礦的貨運列車。這反複的換乘,一天折騰下來,最後弄得滿身灰塵,臉黑手髒的,興致勃勃的旅行倏然變成了勝利大逃亡。

      浙贛線上的列車雖說也是綠皮車廂,但比從張家山開往上塘的列車光鮮多了,車廂內有雪亮的螢光燈,座椅是皮質的,還能喝到列車上免費燒的茶水,旅途中能聽到列車員廣播到站或鏗鏘有力的革命樣板戲唱段,穿著中山裝或是草綠色軍裝的乘客也比麵朝黃土背朝天的人們多了些斯文氣息。轉乘開往上塘的火車就嘈雜多了,這支線上客貨混搭的長龍仿佛突然從瀟灑的紳士蛻變成了邋遢的夥夫,車廂內隻有塗摸上清漆的木條座椅,頂燈昏暗,夏天車頂棚的搖頭扇也是隔三差五懶洋洋地轉動,連車體的油漆也四處剝落。年少時暗自覺得這車廂是否是電影《鐵道遊擊隊》裏從鬼子們這繳獲的那些家當。上車的旅客大多是挑著籮筐,肩扛農資家什的“貧下中農”,夾在貨車中間的五、六節客廂似乎是個捆綁著前往北大荒的“零擔”大包廂。從張家山到上塘也就四、五個小站,下午三點上車卻要慢騰騰熬到晚上六、七點到達。坪湖外運的煤炭和輸入的原材料也是由這條支線從張家山火車站中轉,八景、董家、梅林、上塘成了這條線上連接外麵世界的交通窗口,偏僻的荒原上正是有了坪湖礦焦煤的賦存,有了這國家急需的工業能源,才喊醒了這片黃土地,注入了現代文明的氣息與活力。

      吐著濃煙的火車頭到了上塘站終於發出一聲長歎,綠皮車廂自然也就不肯再前進半步了,心想要是開到坪湖礦多好喲!怎麽留下個“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的結局呢?下車的多半是去坪湖礦的,那些熟悉門道的人會去車站調度室打聽向前開的貨車發車情況,然後擁擠到生著炭火爐子的貨運押車尾廂裏,人多時押運員會惱火的,將這幫搭免費車的趕到煤車空廂上去,要是冬天或是下雨天那可真的是受罪,現在回想起來這也許正是漂泊的滋味。

      寒暑假依伴在父親搭建的竹棚裏呆了段時間,瀏覽過礦區處處忙碌的景象,走過通往礦區的沙石路,沿著軌道到過井口的洗煤樓下。一番新奇過後,還是惦念著快樂老家的渭渭小河,假期快結束時,便瓣著手指計算著回鄉的路程,上塘火車站自然成了心中第一個回歸的起點。那時,天剛蒙蒙亮就得從姚家山經仙姑嶺步行到上塘車站,當看到停靠在站台的綠皮車廂就像聞到了從遙遠的家鄉飄過來的泥土氣息,看到了曲折輾轉回家的路。到家時總是在第一時間給父親寫上一封告知平安到達的信,長長的思念和牽掛就這樣鏈接著泥土的芬芳與飛揚的煤塵。

      歲月如歌,人生如夢。聽說上塘站早已停運了搭乘旅客的列車,現在從萍鄉去豐礦有直達的快巴,浙贛線也早已通行了複線,到豐城隻需幾個小時就能到達。上塘小站,從此成了乘坐過綠皮車的人們記憶中一個休止符號,也將父輩們曾經以礦為家、情係礦山的艱辛一並封存在遠去的風雨煙塵中。

 

關鍵詞: